上海湘凌机电科技有限公司

寄希望马蜂窝成为豆瓣是特别个人情感向的表达

作者:admin  来源:上海湘凌机电科技有限公司  时间:2018-10-24

  是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还是“偏逢连夜雨”,其中之一可能就是独角兽企业马蜂窝近期的生存状态。
 
  今年8月份马蜂窝已开始寻求3亿美元融资,希望获得20至25亿美元的估值。于融资关键节点被爆出数据造假问题,足以显示背后暗流汹涌的商业战争。
 
  有行业人士表示,如果数据指控被坐实,马蜂窝估值将下降到只为20多亿。微影资本董事总经理张熠则对河豚文旅(ID:hetunwenlv)表示到,“有直接的负面影响,但至于多少还不好说”。
 
  也有不一样的意见。聚元资本投资经理吕道远表示,这起事件没到影响公司经营层面,寻路记创始人陈旭对我们表示,社区数据是马蜂窝五年之前讲的故事了,现在投资人会看GMV,“不会对其融资造成决定性的影响”。
 
  目前而言,数据造假丑闻对马蜂窝融资以及估值层面的影响,还无法被证实和证伪。
 
  但可以肯定的是,这将又是一起互联网平台造假的原罪案例,一如早期淘宝、拼多多以及58同城,“数据层面,有几个互联网平台经得起推敲”。商业资本逻辑与大众情感相悖的情况时有出现。
 
  今日下午,马蜂窝联合创始人兼CEO陈罡表示,马蜂窝决心要成为公开呼吁告别数据造假的第一家企业。
 
  造假背后是行业潜规则
 
  2014年4月陈罡炮轰去哪儿“花钱雇人为酒店写正面评价”,称其每条500元“购买正面评价”,他表示“我认为只有真实评价才能帮助用户,这也是你我事业的根基”。
 
  几年前的旧帐成为当下事件的某种注脚:曾经号召同行保证真实性的公司,却自己干起了那样的勾当。
 
  10月21日自媒体小声比比一篇《独家|估值175亿的旅游独角兽,是一座僵尸和水军构成的鬼城?》刷屏了社交网络,由此揭开了马蜂窝的数据造假事件。
 
  其中最关键的指责为,马蜂窝的2100万条用户评论中有1800万条是从携程、美团等竞品网站抄袭而来。
 
  随后,22日上午马蜂窝发布官方声明,称点评内容只占总体数据的2.91%,平台中游记和攻略占比为78.91%,“自媒体将不法商家的违规行为归结于马蜂窝,与事实严重不符”。
 
  马蜂窝表示,涉嫌虚假点评的账号数据在整体用户中的占比更是微乎其微,并已对这部分账号进行了清理。
 
  舆论攻防战的高潮发生于小声比比的声明回击中。作者梓泉表示,这是马蜂窝故意偷换概念,用点评的字数占比总UGC产出字数的统计方法不科学,“这至少7454个抄袭账号在用户中占比并不多,但是它贡献了85%的点评啊!”
 
  这篇回击稿件得到了舆论的肯定,其声量并不亚于首篇揭黑稿,“喜欢这种有技术含量的精准打脸”,这种转发评论代表了很大部分人的心态,这篇文章的点赞数都超过了十万加。
 
  有自称前员工也在评论区“补刀”,宇宙欧尼称马蜂窝曾购买书籍《孤独星球》再润色,并成为了官方的第一版攻略。《孤独星球》为旅行攻略系列书籍,为由同名的世界最大的私人旅行指南出版商出版。
 
  被捅的马蜂窝背后是行业潜规则的又一次示众。
 
  互联网平台在上线之初,都会利用爬虫技术填充数据,这在行业内算公开的规则。陈旭印证了这一说法, “马蜂窝和穷游当时也是互相抄”。
 
  社交媒体弥漫着大众对马蜂窝“堕落”的惋惜情绪。知乎用户甜草莓称其在背离了当初内容社区的初衷,她认为如果马蜂窝定位于旅游小清新向的平台,类似豆瓣式的精神社区,依靠重度用户的分享“照样能赚得盆满钵满啊”。
 
  以甜草莓为代表的观点认为,马蜂窝的快速发展的诉求和资本的“催熟”,是如今数据造假丑闻的很大部分原因。
 
  投资人则是另外一种角度。吕道远向河豚文旅表示,“这是一个道德问题而并非商业逻辑,大众情绪的惋惜是基于马蜂窝本身是非常完美的桃子,基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只有黑白两种选择”。
 
  陈旭认为,寄希望马蜂窝成为豆瓣是特别个人情感向的表达,“在全世界社区转向交易都是一个很难的话题,马蜂窝在这一层面上有成功尝试”。
 
  马蜂窝的商业发展路径
 
  作为同属在携程、途牛等OTA巨头旁边成长起来的UGC分享社区,马蜂窝和穷游网的商业发展具有很强的互相参照性和对比度。
 
  马蜂窝由陈罡和吕刚创立于2006年,帮助用户以游记的形式,分享旅行路书、攻略、经历等,四年后正式开始了公司化运营。穷游网则在2004年由肖异于德国留学期间创立。
 
  很长一段时间内,穷游网的社区氛围和用户粘度都高于马蜂窝,但后者的商业化变现探索要高于前者。在穷游还在尝试内容付费时,马蜂窝已经充当起了电商角色,大举介入到旅游交易环节,尝试“内容+交易”的变现。
 
  一定程度上,UGC用户本身就是高质量的旅游用户,这是马蜂窝和穷游能够在巨头之下成长起来的原因。